1. 首页
  2. 综合资讯

第一难:一入普高深似海 从此头发是路人

第一难:一入普高深似海 从此头发是路人

  美本申请的不少同学都是普高留学,这条路大家都知道,不好走。在这条路上,不仅要战胜自己,还要克服来自父母、亲戚、老师、同学的压力。同时,还要克服中美完全不同的体制差、文化差异。对于普高的同学来说,留学就如同“西天取经”。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普高留学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第一难:一入普高深似海 从此头发是路人

  普高留学,好比西天取经。

  从中国严格的中学教育体制中走到外国严格的本科教育体制中,安逸从来不是他们的选择,拼命才是永恒的主题。

  希望这篇文章可以让更多人认识、理解在留学生食物链下游的普高留学党们,希望在他们奋斗的路上能收获多一点鼓励,而不是恰恰相反。

  第一难:一入普高深似海 从此头发是路人

  从萌生出国的想法开始,普高党的路就注定艰辛。

  不论是老师同学的不(愿)理解,还是突然进入完全不同的教育体制的不适、面对大相径庭的生活方式的无措,抑或是在高昂的投资和诡谲的国际形势下对回报的难以预料。

  决定出国的时候,校领导和班主任对你关心备至,看了看你的成绩单对你说 “这孩子出国可惜了”,然后让你签下不高考的协议;走在学校的楼道里,你撞见过迎面遇见的老师同学吃鲸的表情,并询问你:“怎么还没走啊?”这时候你感觉自己好像是个辍学在家的无业游民;

  一旦你出没在学校,大家就会觉得你很闲,让你四处跑腿帮忙,还问你出国是不是只用学英语;

  就算你收到了录取,他们看着你offer上赫然写着的凯斯西储,维克森林,莱斯大学,还是会仔细翻译出学校名字,并且字正腔圆地念出 “凯斯保留地大学” “觉醒森林大学” “米饭大学”。

  第一难:一入普高深似海 从此头发是路人

  但其实,你比你们的同学过得辛苦多了,这种辛苦不仅仅是在于学业,不仅仅在于心理,也是在于在孤军奋战的出国道路上摸索申请规划等诸多事宜,这条路上任何一个环节,都会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Liudy:“会考之后有一阵子校领导发令说当兵和艺考的不来上学就不给发毕业证,莫名其妙的我也需要去上学然后我就开启了在学校从早七到晚十的 sat 和 ap 备考原理就是完全忽略老师讲课,背单词+刷题。

  很神奇的是那段时间我的标化上升的最快,从 1280 直升 1480。普高的生活给了我适应高强度学习的自律,也给了我一种不同的看事情的角度(高中很多同学都是二本,然而我在他们中间显得无比的幸运,但同时我也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Jenny:“高中一边能少写点学校的作业就少写点,一边抓紧一切的机会学托福和美国高考。我是住宿生,每天晚上都打着手机的闪光灯学到所有的舍友都睡着了才算是完成,还要躲着生管进屋来抓。周末一来,就得马不停蹄赶往出国学习机构泡上一整个周末。当时寒暑假也是被出国考试的培训占满了,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放假。有时候上课偷偷不听拿出留学考试的题目来写的时候,还要遭受同学奇怪的眼神或者是好奇宝宝们的提问。(身边的同学总是对美国高考数学有着非常强烈的好奇心)”

  甚至有时候,你们千百倍的付出,会被拿来嘲讽,践踏。

  @某微信用户:“数学课上。由于 SAT 考试的临近,我和班主任协商坐到最后一排利用上课时间进行全天的复习。其中一天的数学课上,我的名字莫名其妙的被提到,不由得从题海中被拽到课堂,原来是数学老师突然讲起了八国联军侵华,他说,人家当年打咱们打得那么狠,可现在多少叛国贼哭着喊着往国外跑,国外的屁都是香的。

  话不多,只有一句,却如匕首插入我的心。话毕,全班同学心照不宣的看着我,发出嘲讽的笑声,甚至有一两个人喊出了我的名字。我后来忘了我是怎么度过那节课,那个上午的。

  心理学上讲,一个人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脑部受到碰撞后,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或人或物为选择性失忆。那节难堪的数学课我应该一辈子都不想再回想起来了。

  当我后来不在学校了,数学老师从同学那里得知 SAT 数学考满分后,在班里竟然说,你们看到了吗,美国数学多简单,连 xx(我的名字)都能考满分,咱们班同学去了随随便便就都是满分。

  知道这件事后,满心的欢喜如同小孩子放的气球,上去不到几尺,便爆裂归于乌有。我其实课下把 16-18 年市面上所有的数学真题都做了不止一遍,并且把每一道错题都认真的进行了总结和整理。在他的口中,我所获得的成功不值一提,并且,我还是一个叛徒。”

  但其实,不管做任何事,我们都会遇到贬低我们的人,不论他们是嫉妒,是固执,是守旧,或者只是三观不同,都不应该成为你们在追梦路上的心结。相反,这种不被看好更应铸就你的义无反顾。

  第二难:顶得住学校师生横眉冷对 顶不住七姑八姨灵魂拷问

  申请季过完,算是逃过了学校的一劫,可紧接着的过年让他们在老家的生活也不能消停。老家在村镇里的同学深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包围的外星生物。接受新鲜事物,在这里,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

  七姑八姨:“不高考?那人生不完整啊(笑)什么时候出国?每年学费多少?读多少年?读什么专业?什么时候回来?还高考吗?高考的话能去什么学校?”

  你(尴尬又不失礼貌):“大一大二先不定专业,通识教育。”

  七姑八姨:“不定专业?那你找什么工作啊?读研吗?那还得读几年啊?读完还回国吗?” “什么?毕业在美国找工作??这孩子不孝顺。” “什么?毕业回国??这孩子没能耐。”

  @呼风唤雨:“亲戚们总觉得出国是懦弱和自暴自弃的人才会选择的道路。但我觉得你们所谓的高考澳际感,是你给自己的说辞,你可以拒绝去了解任何别的与你不同的生活方式,停在原地洋洋得意,这跟我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从我踏出自己舒适圈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跟你不一样了。我不相信不是国际班就不能申请留学,那我便愿意去尝试新的可能。Diversity 不止在校园,也会在我的人生中。”

  但重重压力之下,父母却一直义无反顾地支持着我们,如果说我们可以忽略亲戚不屑一顾的嘲讽,我们永远忽略不了父母失望的一皱眉,和嘴上说着的 “没关系”。

  @José:“因为身处普高,所以身边大多数同学都是要高考的。不少人问我,你家是不是很有钱才出国的?在一个人接受基础教育阶段,拥有优渥的社会资源实在不是一件骄傲的事情,是你父母提供给你的 ‘能力之外的资本’。

  这也是大部分来自普高留学党心里最大的矛盾:父母对自己投入的教育成本与自己将会得到的回馈成果是否会相匹配。

  每一次考SAT,雅思之前都会希望是最后一场,只为省下高昂的路费和天价的考试费。当你的父母看着你对成绩失望的神情时说,‘没事,咱们再考下一次’ 时,心里总会充满内疚,恨自己之前没有更努力一点。”

  七姑八姨,你们没生我没养我,所以也没资格评价我。

  第 N 难:意识形态大相径庭 教育体系天悬地隔

  外界的评价其实并不足一提。他们所面对体制上的巨大差异,才是西行路上的八十一难之最。

  @三环:“经历着文化两性人的生活:两边都做不到极致,两边都不喜欢你,两边都不讨好。”

  @吃不饱的 yy:“自己的阅读和审美模式都是建立在中文基础上的,有时候会感觉舍不得。特别是刚上高中那会,认定了我以后一定会学文字,可当想到会用另一种语言学古文,总不是滋味。”

  @ Jenny:“夏校时虽然托福也考到了还不错的分数,可由于平时很缺乏英文交流和学习的环境,特别特别担心自己跟不上。一起去夏校的朋友,大多数都来自某某国际学校甚至是美高,早已习惯了英文授课和交流。

  刚开始真的非常不适应。教授说话特别快,跟不上,用电脑做笔记的时候打字也很慢反应不过来。给教授发邮件时也措辞无力,担心表意不清引起误解。总而言之,普高生在普高和留学机构中并没有机会好好修炼出国必备技能(例如如何好好发邮件,好好做 presentation 等)。不过幸好我早早意识到了这些,也在慢慢修炼,不然到了真正去美国读大学的时候节奏肯定会比身边的人慢不少。”

  其实,外人眼里光鲜亮丽生活的背后,你们一个人承担着很多。Syllabus 上的 reading 是这一天前要读完还是这一天后要读完?Essay 的格式是什么?虽然想象中的和外国同学侃侃而谈,而实际上整个对话实在 “umm” 和 “what do you mean” 当中度过的。从没参加过研讨会式课程、从没用使用过全英文教材的你们,要付出比同学们多上学多倍的时间,但即便如此,还是会因为英语能力的局限漏掉重要的知识点。

  但是,everything takes time,你们既然把握了坚实的理科基础和中文基础,就势必会在英语上稍逊一筹,但是凭借着那份在高中托福期末两手抓,ap 会考一起上的干劲,你们也总能以更快的速度再次追赶上他们的同伴。

  普高留学党:入学普高终不悔 为伊遍尝味百般

  说了这么多,普高对于留学党来讲,到底有怎样的塑造和改变作用呢?

  同时身处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教育体系,是什么让普高党坚持选择了出国,又为何作出这样的选择呢?

  @脸妮:普高给我坚实的知识基础、坚韧的人生态度、坚固的友谊网络,我从不后悔上普高。

  @某微信用户:“……高中我突然意识到每天做那么多题目是一件摧毁思维体系的事情。我当时觉得高中根本学不到什么,我的意思是高考的那一点点知识远不够去支撑所谓的事业,我们做的仅仅是为大学做准备,花三年时间。

  很棒的是在准备申请美本的过程中,作为一个孤军奋战的小白,我不得不去倾听。这是我这一年以来最大的收获。我倾听各种各样的声音,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流,开阔自己的思路,做各种各样的尝试,去和更多人一起做实验,去做更多志愿活动等等。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力量,我开始塑造自我,开始规划我的未来。有时候听着城市的喧嚣也会心动,我可以感受到时代的呼吸。

  我对于自己的过去也释然了,我人生前 15 年选择去享受在人群之中的温暖和安全感,虽然没有完成自我意识的构建,但是我已经知足,我很幸运拥有这个选择的权利。我知道这个群体的主流思想是追求安逸稳定的生活,我离开它仅仅因为我更在乎自己思维体系的统一。“

  你们感谢高中,不仅因为能给自己的家庭剩下一笔可观的学费,更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生活让你们看到了大多数同龄人要走的路,这让你们更清楚自己为何要坚定地在留学的路上走下去、让你们提早褪去青涩、独自一人面对万里之外的一切。

  同时,普高也让你们在祖国的文化中扎下更深的根基,让你们不论身在何方,都有家可归。几十年之后,愿你们再回头回望那段高中岁月时,能对当年的一切报以释然一笑。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人生的胜负高下,从不会在这一刻被定义,历尽千帆,愿你们终将乘胜归来,一如当年的扬帆远航。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Mirror微申,微信号:MirrorApply,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作者:李彦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uliuxue.cn/zh/9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